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神厨在现代第十章

作者:半盏茗香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南明封号为褚,历代分为十八帝王,褚字姓,年轻帝王名讳褚启,字溱阳,击东陵,定长安。一代少年枭雄,待到芫水一战叛乱,率领十万精兵强将夺得南明帝王位,除其苦寒极地北汉,南方领土,已尽隶属南明。

褚启乃郦妃之长子,手足余有一盲弟褚清,和长烟公主褚乔,长烟公主待到十七岁那年,生了场大病变得刁蛮任性,却很是讨褚启喜欢,更有诗者所言:不尽长安风流夜,窥得长烟扑流萤。

南王竹令君名讳褚清,字溱稚,第十七任帝王的郦妃身怀六甲,胎儿遭人毒害,打娘胎带出失明的毛病,药石无医,有名无实,却与帝王是一母同胞,幼年时兄弟情深,芫水一战情分破裂,软禁于南王府,八年未出半步瓦。

坊间将其编创歌谣《帝辞》,稚子孩童嬉笑而闹,巷深作坊而吟唱,帝与弟楷音,帝辞,弟辞,南明百姓茶余饭后,叹其兄弟自相残杀,帝王家最是无情,不复见稚子时兄弟情深,却见帝王软禁该弟。

据说,褚清本该是风清月朗的少年,惊艳绝伦,绝世无双,年少时风靡长安城,上元灯节惊鸿一面,夺去不少未出阁的姑娘家芳心,盲目鲛纱总归是叫人惋惜,恨老天无眼,天妒英才,残月亦是美。

南明皇后名讳徐如玉,前朝将门姬家徐梧之后,坐拥五座城池陪嫁,睿智超群,身份尊贵,喜斋礼佛,道法精深,褚清寄居于青灯古佛,对佛学颇有研究,早先年徐皇后赏识他,纳贤医治好褚清的眼疾,却是遭人猜忌,褚启龙颜大怒,废除褚清名讳,改名为竹。

失去皇族的庇护无异于是致命的打击,长安城再不见当初那个盲眼少年郎褚清,多了一个被软禁八年的南王竹令君,就连名讳都是被兄长所废除的,即使贵门不言说,但是很快的,就遗忘了这个风华绝代的少年公子。

师父对她说过南王竹令君,他给她的感觉倒像是一颗蒙尘明珠,被世人所遗忘,但是只要别人见到他的第一眼就能被他的风姿所折服,一派淡雅如清竹,是君子,亦是贵公子。

——————

明晃晃的曦阳悬挂于天际,绿瓦印清竹,竹影婆娑起舞,千年古老的菩提树花开花谢,枯黄泛着青绿的菩提叶,自雕花窗棂舒缓落下,菩提阁琉璃瓦柳纱轻扬,陌上人如玉,年轻的青衣公子抚琴,琴弦续续,沉醉不知归路。

花夭离站在他身后的凉亭,稀碎的阳光透过菩提叶落到她的侧脸,斑驳陆离,虚竹随风婆娑起舞弄清影。

她抱剑而长身玉立,长簪束华发,戴着银面,孤傲如雪,冷着眸,流花银靴,翻飞的裙裾边角镶着长安城时下盛行的风谛纹。

案台端放着一盏檀香,烟香缭绕,他温润的指尖撩拨着琴弦,修长的手指轻划过,琴弦亦如同波光潋滟,茶盏冷掉的茶叶吹开,三千青丝散乱在青袍,纤长的睫毛轻轻颤抖,抬起眼将视线落在琴弦。

风起云涌,碧海如空,烟香缭绕迷乱世人,菩提树下等待万年的寂寞,未歇的琴弦被他修长的指尖拨断,仙乐之音戛然而止,琴弦断,心亦乱,竹令君并未抬起眼,端起一杯清茶。

“阿离,你来了。”他端起一杯清茶时,指尖有些颤抖,看起来像是在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垂眸暗指距离自己最近的石凳,“闲来无事,可否陪我聊些话事。”

得到他人的照拂本就欠下人情,人情最是难还,再者竹令君是师父的故友,总是不好拂了他的颜面,这些世故她到底还是知晓几分,花夭离答允他,并未离他太近,独坐他对面的石凳。

“你好像不太喜欢生人。”

竹令君将她的动作收入眼底,指尖摩挲着光滑玉白的瓷杯,玉白的瓷杯衬得指尖温润如凝脂,修长而好看,天生不适合拿剑,适合弹琴复长啸的手,“或是不喜欢我?”

“非也,我并非不喜欢竹令君。”花夭离有些局促不安,慌乱间打断他的话,银面遮掩下的容颜仅余半边侧脸,却足以叫人惊艳,细腻小巧,眼尾细长晕染着残红,长身玉立,英姿飒爽,身姿清雅疏离。

竹令君饮下一杯清茶,举起的玉瓷杯盏挡住他眼底略有调笑,甚是满意的抿嘴笑,他生得本就清雅如竹,青丝折缎带而束发,身着青衣倒是有仙鹤、青莲贵公子的意味,三分疏离七分清骨。

“竹令君似乎很爱弹琴。”

花夭离并未察觉到言辞不当,修长的手指抚过朴素无华的古琴,却被古琴的琴弦划破指尖的皮肉,殷红的鲜血如同珊瑚珠,凝固在她的指尖坠落,溅起大片残花在古琴木制边缘绽放,她下意识间缩回手,瞧见古琴蚕食她指尖沾染的鲜血。

“这古琴……”

话头掐死在喉咙,花夭离瞠目结舌,彻底忽略掉指尖沾染的鲜血和疼痛,小心翼翼的抚摸过古琴木制边缘,隐约间似有金光流逝,转瞬就将她的鲜血狼吞虎咽的蚕食。

这不是普通的古琴,是灵器。

“先莫要理会古琴。”

竹令君重重将玉瓷杯砸在古琴琴身,霍然站起身来,极好的衣料绣着繁重的竹叶纹,素来冷清疏离的眉目间藏有复杂,视线犹如灼热的火光落在琴身,眼底暗火涌动,酝酿着情绪,顾忌花夭离尚在身前,欲言又止,终是无言。

听说长安城有贵公子最讨厌别人动他的东西,讲究的是规矩礼节,尤其是南明皇族,不比在璇玑和兽猎场,花夭离当他是不喜自己脏了他喜爱的古琴,不由木讷解释:“竹令君,这,我见这古琴精致,弄脏你的琴,失礼……”

“你是木头吗?手被琴弦划伤了都没有感觉。”

年轻的青衣少年郎琉璃色的瞳孔印着她惊慌失措的模样,终是对着她无奈,摇头长叹,继而低下头,侧脸印着飘落的菩提叶,轻拿起花夭离那根受伤的指头吹了吹,青丝散乱,煞是好看。

“姑娘家,无需这般模样。”

花夭离没能听清,发着愣,抬头看他:“什么?”

他细密纤长的羽睫宛若蝶翼,肌肤清透如雪,玉骨冰肌,身侧青衣衬着明黄如火的大片菩提叶,青丝倾泻如同流水,玉雪冰雕的青莲嫡仙,风华绝代,南明皇族家的风范,即使幼年就被寄养在青灯古寺,骨子却仍旧浸染着脱俗气派。

他抬起眼来,眉眼间像是染上几分青涩少年郎的笑意,目光仿若浸染着温柔的湖水,圈圈荡漾,柔波无骨,只要一眼就可轻易叫别人沉溺进去。

他说:“姑娘家无需这般坚强,你这样都不像是姑娘家。”

花夭离戴着银面的神情显而易见的顿住,停顿半晌,讶异的张开嘴,呆立在原地闪烁着眼睛,显然失神,冷清的眼眸难得不再是疏离,在这一刻被代替的则是复杂和奇怪,甚至还有所讶异、怔愣。

像是从来都没有听过这样的话,她失去寻常姑娘家听到这句话时该有的感情,取而代之的则是疑惑不解和复杂,她甚至都不明白似的,或是她早已习惯,压根就没把自己当成十几岁的姑娘家。

“可是……”

花夭离低下头看着流着鲜血的指尖,她咬着唇瓣,是稚嫩倔强的侧脸,很奇怪似的,本该不疼的指尖像是突然因为这句话疼痛被放大,声线微软,好似夹杂着千百种委屈,“可是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啊。”

竹令君替花夭离包扎的动作顿住。

她无论在谁的面前都是一副疏离冷漠的模样,对他亦是有一种寄人于篱下的不安,不似其他姑娘家爱玩爱闹,哭泣这种事情极少能见到,她声线微软的时候,倒不再有平时的冷漠,如同刺猬收敛一身刺,叫人心里瞬间软成一滩水。

“那说好了,以后在我这就不用这般模样。”

竹令君前倾下身形,眉眼温柔,青莲香涌入她的鼻息间,她能看见他的一缕青丝滑落在肩侧,柔顺亮泽,带着青莲香,她屏住呼吸,听得头顶那青衣少年郎在轻笑,“我会护着你的。”

轻笑酥麻,恰好是清朗少年郎的柳暗花明,灼热的呼吸掠过她的头顶,仿若是春风拂面,丝丝缕缕,连绵如雨,寥寥几语足矣心乱如麻,她方寸大乱,如临大敌,错将衣角揪成一团乱麻。

她出生那年,满城大雪纷飞,月余不散,枝头坠落雪,脊梁骨盛开出妖邪的彼岸花,房梁爬满绿藤蔓,命格带煞,天降孤星,璇玑祭司观星象断言:妖孽降世,天难临头,灭族之兆。

人们总是对未知的事物而感到畏惧,可笑至极,他们都信,信一个只会啼哭的婴孩是妖孽,她恨那些亲人,但是更恨那些信口开河的祭司,只言片语即可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她本该跟其他姑娘家一样,无忧无虑的在父母膝下嬉戏。

然而世道无情,人心冷漠,不平凡的出生注定不平凡的命运。

愚昧无知的人们最终将所有过错都推卸在一个弱小的婴孩身上,璇玑不得相残,他们坏不得规矩,就将她囚禁在璇玑禁地十几年,她像狗,像兽,无论像什么,都不像是人。

挨饿受冻是常有的事,老鼠肉亦是吃过的,大多璇玑族人都畏惧她,就将玄铁打造的镣铐束缚住她的手脚,冰冷沉重的镣铐在寒夜时而冻成冰棱,唯有小部分临近入黄土的老者倒是有几分可怜她,给她些吃食。

都说是血浓于水,她的亲人却也相信璇玑祭司的妖言,愚昧无知,所谓的妖孽乱世,她本是不信的,如今看来,若是他们当初对她好些,兴许她也不会想着成为他们口中的妖孽。

既然生来罪名已定,那她就将罪名坐实。

“阿离。”头顶那人打断她的思绪,话语涩然,如鲠在喉,轻唤出她的名字,她抬头时,坠入竹令君眸底一片潋滟的琉璃河,他抿着唇,眼底有所黯然,继而莫名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

“不晚啊。”陵光嘱托竹令君要照顾她,那天夜里下着雨,她沦落街头无处可去,若不是竹令君撑着一柄玉骨伞,将玉骨伞倾向她那侧,背着她回南王府,她大概就冻死在街头,论晚到底是不晚的,“你那天来得很及时,不晚的。”

“不是这个。”

竹令君话语哽塞在喉咙间,似乎越发涩然愧疚,唇红齿白,风清月朗的青衣少年郎站在她的面前,优雅大方的动作细辩下有些莫名的慌乱,淡若初雪的唇瓣轻颤,他终究只是说:“对不起阿离,我来晚了。”

好无厘头的话语,他变得莫名奇怪,她和他分明是不相识的,陵光和竹令君也不是同一个人,可他却和师父如此相似,说话时语气怪怪的,他对她所说的话听起来倒有一种错觉是远隔前世的遥远。

亭台楼阁,菩提叶落。长安城半空满是红缎明灯,三千盏明灯点缀着星火,红缎带系在明灯尾部,寄托着世人的俗愿迎风而去,封闭的红墙隐约间传来嬉笑热闹。青衣浅淡如水,银面案桌檀香燃烧的青烟渐渐稀薄,一片菩提叶悠悠落在琴身。

花夭离神情有所动容,撑着石桌站起,视线透过高墙渴望的看着迎风而去的明灯,潋滟瞳孔印出三千盏红缎明灯,犹如在瞳孔点亮心灯,灼伤世人的眼。

“今日可是有何喜事?怎得这般热闹。”

南明九州仙家大兴,祭祀天神的先声,仕官百姓在正月十五“燃灯供佛”,花市明灯如白昼,夜市香火如柳烟,仙家护佑天下结界,斩妖除魔,灯火遍布民间。元宵张灯即成为九州法定之事,并逐渐成为民间习俗,故而称为上元灯节。

璇玑乃是古人所言“桃花源”,隶属古老族落,桃林十里,桃花源百姓信奉观星测天命的祭司,立戒碑文,无论老弱妇孺皆不与外界接触,九州南明的上元灯节他们亦是无处知晓,花夭离从未见过这般稀奇的玩意。

“这是九州南明的上元灯节。”

竹令君嘴角啜笑,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便见碧空如洗,三千盏明灯尾部系着红缎带,如同一条拥挤的河流,燃烧着星星烁火,飘飞向一望无际的天空,他低下头温和道:“这次的上元佳节有南明晏家门将班师回朝,想必要比以往要热闹些,不知阿离可有闲心陪我逛逛夜市?”

风清月朗的青衣少年郎含笑站在她的身侧,颔首间温润如玉,她戴着银面折下亭台楼阁的一折枝叶,也觉得莫名燥热。眼前这个人似乎总是能轻易知晓她的脾性,她抬起眼,恰好陷入他的眼神,仿佛一眼万年,他们早已相识多年。

鬼使神差,脑海里似有心弦崩断,记忆里有着明灭的光,渐渐散开,捉摸不透,电光火石间,血液倒流,她慌乱的瞥开眼,散乱的青丝遮掩神情,余光只能瞥见一抹绣着竹叶的青衣角,她想说不用,话珠涌到嘴边却变成一句答允。

“好。”

延伸阅读

迪达森加盟  http://www.deal2save.com/prou.shtml
迪达森女装总部的服装是一种风格、一种年轻人的风格”,不是不断思索接下来要做什么,而是

宏林加盟  http://www.deal2save.com/p9wu.shtml
宏林自行车是平乡县宏林骑行装备门市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单车包、自行车配件、骑行装备、

亚辰涮烤加盟  http://www.deal2save.com/sch7.shtml
西安亚辰涮烤加盟,北京亚辰涮烤加盟西安自助涮烤加盟老品牌:北京亚辰涮烤加盟加盟详情请

鑫德咖啡加盟  http://www.deal2save.com/utwf.shtml
鑫德咖啡加盟简介东莞市鑫德食品有限公司是一个集贸易与生产、食品及其相关设备为主的咖啡

海瑞温斯顿加盟  http://www.deal2save.com/6btz.shtml
海瑞·温斯顿是世界十大品牌之一,被称为“钻石之王”。海瑞温斯顿(HarryWinst

世丰管业加盟  http://www.deal2save.com/gplv.shtml
上海日丰实业有限公司创立于1993年,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专职管道

欢乐谷快易作文加盟  http://www.deal2save.com/6jou.shtml
欢乐谷快易作文加盟品牌,一直专注于小学生作文教材的研发及培训,致力于为孩子们提供优质

尚酷加盟  http://www.deal2save.com/xv7y.shtml
尚酷家具总部是家具、实木沙发、实木餐桌、实木套房、电视柜、鞋柜、酒柜、斗柜等产品生产

斯特娜早教加盟  http://www.deal2save.com/uy2b.shtml
斯特娜早教以“国际化数据推动教育发展,中国式背景重构教育平台”的先进经营理念,依托于

东风炊老火锅加盟  http://www.deal2save.com/649h.shtml
东风炊老火锅以麻辣为主,咸鲜、酸辣味兼有,分清汤火锅、红汤火锅和鸳鸯火锅。它以调汤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斯德哥尔摩在线阅读第9节

    “刘主任,你儿子刘凡宇又怎么了?”我装做什么也不知道,看到刘炳阳,我的心里一点也不高兴。他瞄了一眼仙堂,奶奶这次并没有像之前那样起来跟打他招呼,而是静静盘坐着,口里念念有词。“大仙,你奶奶没跟你说今天我会来?”他看也不看我一眼,狗眼高抬,叫我大仙那是因为站在仙堂门口。“奶奶是有说,只是我不太相信你真

  • 新火影佐樱之花扇游记在线阅读第8节

    夜深了。初六还坐在石阶上,等着黑猫的到来。可惜的是还没看到黑猫,就感受到山顶有气场波动。“月儿快躲。”初六刚跑到山顶,就听到柳沁颜的声音,收敛气息,躲在树后面,打算先看看情况。只见名为月儿的黑猫就地一滚,躲开阴气的袭击,转身向着女鬼扑去,柳沁颜看到女鬼的注意力转移,手拿白符,一个箭步上去,将符纸贴到

  • 大隋之千年帝国回家

    秦凡在门口等着王珂,她进去半个小时就和秦凡一样拿着自己的东西出现在公司门口。笑嘻嘻的对着秦凡到“小凡我们先把送到我们的住处,然后出来庆祝一下我们终于解放了,老地方见。”说完也不等秦凡回答就转身去开她的车子,这台车车是王珂用自己两年工资买的是一辆比亚迪花了七八万。秦凡真在无辜的眨着自己那双无辜的眼睛看

  • 我!唐僧!留在了女儿国在线阅读第10节

    接下来几天的时间之内,白夜带着李曦月一直在这里闲逛,却始终找不出任何的好石头来。“我看这些人就是故意的。”白夜有些不高兴了。“你想一想他们现在这样做法其实非常简单,如果让我们这么容易的就找到那些石头,那他们不得赔死啦。”李曦月倒是很淡定的,要知道这种事情从一开始就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所以根本不用去担

  • 我!影视圈金牌导师第四章死于二(二)

    “你这是在演小品吗?”叶鸿声憋不住笑了出来。他用手指夹了夹虞小曼的鼻尖:“真能淘,在导演面前可不能这样。演喜剧都蹩脚,被导演骂了怎么办?”他用修长的手指一会儿捏捏虞小曼的鼻子,一会儿摸摸她的下巴,逗弄两句,完全没注意到“陆颜”这个名字一样。虞小曼不禁在心中惊叹,尼玛真是活生生的郎心如铁啊!听到现女友

  • 综漫之从细胞开始做老师第五章在线阅读

    顾青和卡梅隆大导演约在了一家餐厅见面,卡梅隆前脚刚进了包厢,后脚顾青就由侍者领过来了。两人面面相觑,顾青的神情在注意到卡梅隆还没有摘下来的墨镜时,就变得微妙起来。卡梅隆注意到了,想起顾青原先说的‘变态跟踪者’,顿时无名火就开始往上窜,没好气的说:“我好歹也是个名人,好吗?”“好的。”顾青很客随主便的

  • 家有蛮妻在线阅读第九章

    等两人回到府宅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主人,您回来了!”管家见到郑天泽回来,便小跑上前说着。“嗯,准备晚饭吧,记得多准备一些。”郑天泽点点头,就让他先去准备饭菜,外面溜达了一下午,腹中早就空空。“是,主人!”管家听了吩咐,立刻就撤了出去,并快步的走向了厨房的院子。而虞姬一进大门,就好奇的向着

  • 回到数码宝贝世界在线阅读美好记忆

    李飞家电话趋于平静,得出的结论是:等时间联系李飞的电话,算下来还有十八个小时。两家人折腾了一夜,还上什么班。叫来外卖吃过早餐,就在李飞住的地方休息。贺英一人上了观察房,看看天文望远镜,摸摸爸爸给李飞送的摄影机,仰头看向天空,泪水瞬时汪满了眼窝。心里狠死了这个混蛋,你这次骗人没骗到家,你骗到天上了。我

  • (HP sherlock)继承者与预言者第10章在线阅读

    整个剧组的气氛都崩得很紧。虽然导演答应了乔菁菁先拍戏,但是梅良知还是让几个人私底下去查了那件事。这个下午,一向欢快得像黄莺的场务妹子没有出现在大家面前给递水递毛巾。剧组安静得只能听到念台词跟打板的声音,跟上午的热闹有天壤之别。等到了晚上收工时,梅良知也没管摄影器材,直接对卸完妆的乔菁菁说了句,“你来

  • 闻雷第五章在线阅读

    意识到这一点以后,蓝菲琳马上深呼吸了好几次,才让自己镇定下来。镇定下来以后,她才开始考虑着自己现在的处境。穿越,这样的字眼,只有在电视剧和小说上才会发生的事情,蓝菲琳不敢相信自己真的遇上了。不过,既然自己已经穿越了,那就说明自己真的死了吧!看来飞羽还真的够狠心啊!为了一个男人,真的这样值得吗?想到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