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撩不动,告辞![快穿]后遗症系列之三苍狼烈(上)

作者:西呱 来源:晋江文学城

“……超级大白痴!”佐助握成拳头的右手击入沙中。

“又不是没方法解除急个什么啊?!”亢魉怒斥。

“两个白痴!就不知道来问我吗??”它恨不得一巴掌给他们两个招呼过去,怎么这么苯啊,所以说小鬼就是小鬼!

“什么方法?”

“呵,这方法行不行的通可要看你啦。”

“恩?”

“看你在他心中的分量。看你肯不肯牺牲。”亢魉说的意味深长。

鸣人觉得冷。

他抓了抓盖在身上的被子,努力把自己卷成一团。

明天早上吃什么呢?

冰箱里的牛奶还没过期……大概,杯面还剩一个,唔,应该够了。

明天啊,明天三代爷爷会来呢。

所以不能感冒啊。

三代爷爷来了的话问问他有没有老爸老妈的照片,这次一定要缠着他问出老爸老妈的名字。

不知道老爸帅不帅,老妈肯定比丁次的老妈漂亮,比牙的老妈温柔。

……好想见他们呢。

三代爷爷为什么不告诉他他们的事呢?

好冷啊……

他缩向床角。

丁次说他老爸要教他新的忍术。

鹿丸说他老爸喜欢和他下象棋。

老爸会和他干什么呢?

干什么都好,无论是多么无聊的事如果是和老爸老妈一起的话,干什么都好……

可为什么谁都不在呢?

好冷啊,好冷啊,怎么会这么冷?

现在几点了?

还早吧,不想动啊,不想起来啊。

真的很冷,可是大人们的眼神更让他觉得冷。

那种厌恶的眼神,那种故事忽视的态度无一不让他觉得冷。那就像冬日带雪的寒风打在心上,从内到外,寒冷刺骨。

啊,希望明天出门时他们能不用那种眼神看他。

为什么呢?他想,为什么会用那种眼神看他呢?为什么要忽视他呢?

即使自己作恶做剧,即使自己上学迟到、捣乱……仍没有得到想要的重视……

……算了,还是睡吧,睡着了就好,睡着了就不会觉得冷了,睡吧,睡吧……

然后,他听到了敲门声。

是三代爷爷!

他想立刻翻身下床去给那个关心他的老人开门,却发现身体软绵绵的头晕的厉害。

门喀喳的一声开了。

“鸣人?”老人将门关好后走到了床边,他的眉头顿时绞到了一起。

“三代爷爷……”发出的声音哑的连他自己都感到吃惊。

“不要说话!”三代伸出手去摸他的额头,滚烫的温度让他不住的叹气。他将自己的披风解下来盖在了鸣人身上。

“为什么不告诉我棉被坏掉了呢?”“我……不是……故意的。”

“我去拿药,你好好躺着。”老人低着头缓缓的迈着步子离开了鸣人的视线。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只不过想向其他人一样把棉被子放在天台上晒晒难得的太阳,可傍晚收的时侯却发现被子烂的不成样子。

口好干,他张了张嘴又忽然想到自己只有一个人,只有一个人。

他闭着眼睛感觉眼框里有什么热热的东西要流出来了,虽然他是那么不想。

真难受。

为什么他非得受这种痛苦?

真的太难受了。

那东西最终还是流下来了,他知道那是什么,那是泪,苦涩的泪。

温热的毛巾覆上了他的脸,泪水被毛巾吸干。冰凉的手轻抚着他的脸颊,舒服的让他忍不住去蹭一蹭。

“三代爷爷?”他艰难的睁开眼,但眼前的人并不是他所熟悉的老者。

“你是谁?”那人没有回答,只是温柔的用湿润的毛巾擦拭他的脸颊。擦了一遍后把毛巾放入一旁的水盆,然后将他扶起小心翼翼的喂他喝早准备好的温水。

看样子这个人在屋里待了很久,应该是个好人。

没一点根据,他觉得这个人是不会伤害他的。

他开始细细打量面前的这个人。

那个人有着比夜色更深的瞳孔和头发,他的眼幽邃的像似要将人吸入,皮肤比女孩子还要白晰,没有什么表情但鸣人觉得他整个人还是散发着温和的气息。样式简单的石灰色衣服竟也被他穿出了别样的美感。

“呐,你的名字什么啊?” 鸣人歪着头好奇的问到。

那人揉毛巾的动作顿了顿,然后转过头给了他一个微笑,伸出手抚上了自己的喉咙摇了摇头。

“告诉我嘛~”鸣人不懂他的意思仍去摇他的手,像撒娇一样,虽然他没这种感觉。

那个人露出无奈的表情,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也没能发出。

“难道你……说不出话?”看到那人点头鸣人觉得很难受。

他低下头,像快要哭泣一般“对不起……我……”为什么不早点反应过来呢?他自责着。

一只手揉上了他的头发,他抬头看到的是那人温柔的表情。

“我,我,我是漩涡鸣人!谢谢你!”他看着他冒出了这样的话。

那人似乎有些惊讶,他不由揉着自己的脑袋“嘿嘿”的笑了起来。

随后便是长久的静默。

而三代爷爷过了很久仍没有回来。

“呐,给你说哦,”耐不住的鸣人开口说话:“我以后要成为火影啊!”

那人安静而认真的听着。

“我要让那些大人们刮目相看!我会有很多同伴,我会保护他们!给你说哦……”他涛涛不绝的对那人描述着自己的未来,眼睛闪闪发光。

那个少年单手撑着下巴,注视着他。

“我一定会让所有人都认可我的!特别是佐……”佐……?佐什么?

他停了下来,茫然的看着被褥。

诶?刚才自己好像要说某个人的名字,某个很重要的名字。

可是好奇怪,自己应该不认识才对……

他感觉自己的手被抓住,而且所用的力道很大,痛的让他扭头冲那人嚷道:“混蛋佐……”。

他开始发抖,那人不知所措的抱住他。

他看清了那人衣襟上的团扇图案。

“宇智波佐……”

他觉得脑袋痛得厉害,每说一个字便痛上一倍。

可是不说他的心便痛上万分。

他知道,他想他认识那个人,无论是那个名字的主人,还是现在紧紧抱着他的人。

那个人有着好听的声音,他总喜欢叫他白痴、吊车尾,而自己又是那么喜欢听他喊自己的名字。

那个人骄傲别扭,还是个面瘫。

那个人有着好听的名字,叫__“佐助。”

那人慢慢松开他,他看见四周的景物像映在破碎的玻璃上一般一大块一大块的掉落,就连那个人也是。

可那人却在笑,好看的笑容让人晃神。

那人嘴唇一张一合虽然还是没发出声音,可鸣人却知道他在说什么。

他在说:“鸣人。”

白光刺的他睁不眼,他用尽全力大吼:“佐助!!”

如果神灵真的存在的话,那么请你一定一定要保佑他,保佑佐助吧!

“……鸣人。”他忽然听见那人的声音,很近很近。

“佐助?”他努力睁开如同灌了铅的眼皮,他感觉嘴里像似吃了糖一般满口的甜味。

好不容易睁开眼,入目的是我爱罗担心的面孔“鸣人感觉怎么样?”

“啊?”他疑惑的望着我爱罗,“对了我爱罗佐助呢??”他急迫的想见到他。

“……苯蛋。”右手传来的疼痛让他不由的看过去,他发现他想见的人紧抓他的手躺在他的旁边。

“太好了……”心中压的巨石瞬间消失。

“看样子是成功了呢。”站在旁边的亢魉感慨道:“真是没想到呢~”。

“我爱罗怎么回事啊?”鸣人一头雾水。

“还是让我来解释吧,”亢魉坐了下来,“毕竟我最清楚。”

“你这小子随便去碰天安草结果陷入幻觉了,那边的那个小鬼为了救你也躺下了。”

“……完?”

“是啊,本来就很简单啊。”亢魉白了鸣人一眼。

“那个,狼老大,你能不能再详细说一下佐助是怎么救我的啊?”居然能让那个佐助躺下诶!而且他现在好像都还没完全清醒的样子啊。

“你这小子好麻烦啊,嘛,算了,告诉你好了。

要解天安草的幻觉需要三种东西,一是吾的血,二是天安草本身,三是大量的至亲之人的血肉,你小子很幸运这三样都齐了。首先要将吾的血和你的血涂一点涂在天安草叶上再由他服下,由此进入你所中的幻觉唤起你的意识,嘛,这当然有风险,弄不好两个都醒不了。那小子给你喂了他的大量的血,现在躺地是当然的,这是为了冲散你身体内的毒。你在幻觉中如果有喝水什么的,恩,大概是现实中喝他血的反映。说起那小子动作很快啊,我都没说好清楚他就自己割腕给你喂血了呢。”难得啊。

“……他是超级大白痴吗?!”鸣人用左手遮住眼睛。

白痴啊,佐助你这个白痴、苯蛋……他紧紧回握住那个被他狠狠骂着的人的手。

神啊,你在吗?

我是否应该感谢你?

感谢你让我存在于世,感谢你听见了我的祈祷。

感谢你啊……

“那,草药吾也给你们准备好啦,顽皮的小鬼们该回家啦。”亢魉将一大把药草丢给我爱罗,然后甩了甩手“啊,嘛,总得来说这一天还是蛮有趣的,虽然花了些血啊……”。

“亢魉……”

“小鬼,风影可不是什么好差事,各个方面要注意些。”

“……恩,我明白。”

“好了,别磨蹭了,快带着那个小子走吧,沙漠的夜晚他们可受不起。”亢魉悠闲的甩着尾巴,留给了我爱罗一个背影。原本倒在地上的苍狼们一一站起冲他们轻叫了一声也随着亢魉离去。

“我们也走吧。”我爱罗轻声道。

“啊。”

傍晚时佐助总算是醒了,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鸣人,不要挑战我的极限啊……”

而鸣人的回复则是:“佐助你这超级大白痴!!”

看着这一切的我爱罗表示很无语。

次日佐助和鸣人便再次踏上了旅途。临行时我爱罗没来,手鞠说是因为太忙了。

“嘛,我理解~”对于他们来说有时告别什么的是多余的。

“那么手鞠、堪九郎,再会啦~”

“哦,想起来了,”他忽然收回迈出的步子“手鞠!鹿丸的礼物你喜欢吗?”那个强势的女生难得红了脸:“……罗唆!”

“嘻嘻~”

“吊车尾的快点。”

“哦!……佐助你才是吊车尾呢!”他现在要追上那个背影,然后永远不要落下。

佐助啊……我不想一直被你救助,不想被你看低。

我想一直在你身边啊。虽然还有很多东西不能理解,但是我绝对不会让你再次离开。

因为只有你离开这件事是我无法忍受的啊。

后遗症系列之三苍狼烈(上)完

延伸阅读

志扬陶瓷加盟  http://www.champagne-michel-liebart.com/pdp2.shtml
志扬陶瓷礼品杯子是陶瓷杯、珐琅瓷、陶瓷日用品、工艺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车仆加盟  http://www.champagne-michel-liebart.com/niit.shtml
车仆汽修保养项目介绍:深圳车仆汽车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是深圳车仆汽车用品发

全是加盟  http://www.champagne-michel-liebart.com/xxnn.shtml
全是餐具总部是陶瓷、餐具、碗、盘、杯子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惠州赛西维烘焙学校加盟  http://www.champagne-michel-liebart.com/g27a.shtml
暂无

伊尔萨洗衣加盟  http://www.champagne-michel-liebart.com/6waf.shtml
伊尔萨洗衣简介四十多年前,伊尔萨(ILSA)诞生于欧洲现代洗衣技术的发祥地—意大利波

芙尚加盟  http://www.champagne-michel-liebart.com/nqkk.shtml
芙尚男女士内衣自设工厂,价格低廉,货源充足,主营品牌:芙尚一体裤,兄弟鳄鱼保暖内衣,

兴化市品全食品加盟  http://www.champagne-michel-liebart.com/xum0.shtml
兴化市品全食品座落在的鱼米之乡——兴化,省级经济开发区调味品工业园区,我厂现有固定资

策马加盟  http://www.champagne-michel-liebart.com/aq6s.shtml
策马男装总部经销批发的男装、夹克、外套、棉衣、卫衣、运动外套、皮衣、羽绒服、T恤、衬

奶熊果饮加盟  http://www.champagne-michel-liebart.com/u0he.shtml
奶熊果饮隶属于湖南沃德福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其源于香港传统港式奶茶,力求找到Zui初的

宇侨加盟  http://www.champagne-michel-liebart.com/dszu.shtml
广东宇侨喷码设备主要经营国产、进口品牌喷码机整机销售,广泛适用于食品、饮料、矿泉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苏莉和酒在线阅读第一节

    “这个,这个,这个,除了这些,店里所有的东西,我都包了…”“是的,弯弯小姐!”“当季最新款,全都送去我家!”“是的,弯弯小姐!”精致漂亮的女人挎着驴牌最新款的包包,拿着壳上镶满了粉钻的手机,接起了来电。对面的人传来雄浑的声音:“弯弯,爷爷给你私人订制了一架飞机。你不是说想去巴厘岛玩吗,随时都可以。”

  • 雪温在线阅读第4章

    轰!!鞠幼依看到这里的时候,脑袋里轰隆一声直接炸开了。无数个小声音在她脑海里疯狂bb~你被骗了你被骗了你被骗了~“唐明!!”鞠幼依咬牙,现在连后缀哥哥两个字都不带了,气的差点儿拍桌子。偏偏唐明这时还发来了消息,似乎在邀功:“好啦,怎么样,这样一说,绯闻瞬间解决,所有人都不会再逼逼赖赖了,厉害吧?”“

  • 承诺哥儿要嫁人

    即使已近黄昏,镇上还是很多人,而要回村的人也开始往回赶,少些人舍不得几文钱的车费只能挑着东西走。林莫将要准备的东西全部买齐,三人背着竹篓走到指定的地方等回村的驴车。等回到大岭村,太阳也落下了一半,他们回来时家里正做着饭,林莫将东西放下走进厨房,环顾一眼便出去。将早上找到的珍贵药材拿出来洗干净切成块,

  • 微光之第四章

    沈琉琛不肯信她。宋锦西想想也是。她这五短身材,被系统特意加了营养不良的设定之后,现在的她,看起来连五岁都不到。原本就不太干净的身上,因为被几个小孩压在地上打滚了一回,显得更可怜了。就这样一个小豆芽菜,竟然好意思说她是a警察派来拯救他们的?换成是她自己,她也不信。更何况,现在的沈琉琛对人的防备心很重,

  • 蜷缩在角落之第八章(8)

    听到王奶奶的孙子要她搬走,林莜莜赶紧把嘴里的饺子咽下去,问王奶奶,“王奶奶你要搬到国外和你孙子团聚了?”王奶奶摇摇头说,“不是去国外,我孙子也在这座城市。”“那太好了。王奶奶你可以搬去呀,这样就不用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了。”林莜莜每次看到王奶奶一个人,都怪同情她的。老人家一般都喜欢家里热闹的,她的家里

  • 不种田就要死在线阅读第9章

    第九章难兄难弟既然诸葛明明对自己的事儿还比较感兴趣,那么自己就应该主动跟他交流一下,小耗子在心中暗暗的想到。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收养我们的老爷爷死了之后,我们兄弟三个人就被送到了收容所,但是在里面我们过的并不快乐,准确的说是非常的痛苦,收容所在外面的人看来感觉像是一个儿童乐园,实际上却是

  • 抢走哥哥前世的未婚夫后在线阅读第一章

    黄沙漫天,一个黑色人影飞快的走着,身后只留下数十个新脚印。大漠风沙,掩盖了他的踪迹。那把绣春刀,饮了血,总是带着浓重的腥味。五年来,他早已习惯了。前天,平遥城中,方肆平一家十口尽被诛杀,包括个襁褓中的孩子。澄澈的眼眸,滴溜溜的转,望着他,嘻嘻的笑。他的心有了一瞬间的柔软。只是一瞬间,没有用刀,是用棉

  • 她是冰激凌在线阅读第5章

    四个月转瞬即过,深秋时分,秋海棠开的正美。被赵侯爷打折了腿的骁勇侯府嫡次子项子墨,腿脚好利落了,他和嫣然公主的婚事,也紧锣密鼓的张罗了起来。公主即将大婚,京都各处都是一片喜庆。而锦梁王府的世子殿下沈玦,便是在这个时候,入了京。因着世子殿下回府的事儿,锦梁王府一阵儿忙碌,府前大门的两蹲汉白玉石狮子,都

  • 鲤鱼飞龙门在线阅读第6节

    四年后,武装侦探社。晶子桑不紧不慢的品尝下午茶,阳光在她的蝴蝶发饰上轻盈跳跃,显得她优雅又美丽。独步君一丝不苟,严谨的执行工作计划,每一步都精确到十秒左右。乱步桑被福泽叔叔限制了甜食摄取量,一副兴致缺缺却无事可做的样子,百无聊赖的堆着**牌。毕竟成年人因为牙痛看医生太丢脸了!所以哪怕很不高兴,他还是

  • 网王之心锁在线阅读第十节

    吹口哨的基本都是同年级理科班的男生,不怪他们。谁让一方是班上男女比例十比一的和尚班,一方是男女比例一比十的文科班,尤其沈清白班囊括了整个高二的大部分美女才女,这群男生见了不表示下才怪。浪潮来的快,去的也快,在老师的管理下,男生们很快安静下来。坐到位置上,祝小枝小声说:“小白,好多人在看你。”沈清白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