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C位学习,天选出道 [参赛作品]之第六章(6)

作者:二月啾 来源:晋江文学城

田秋芝后来又提了几次工作的事儿,都被楼宇给搪塞了过去,她就琢磨着要不要自己去镇上看看。

这几天,张桂英带着她串了几家门,其中一家是做鞋垫子的,正好差人手,田秋芝就应下了。

这工作就是在已经制好的鞋垫子上写写画画,上手很快。

这几天楼宇接了修缮学校的活儿,田秋芝每天中午得给他去送中饭。

起先他说没必要,在外头随便吃点儿就成。

但是田秋芝坚持要送,她这是住人家的吃人人家的,如果不做点儿什么她心里不舒坦。

况且人还救了她一命,光凭这点,她就是给做个十年八年的饭也还不了。

后来楼宇也懒得说了,随她去了。

这天,田秋芝干完活儿,提着饭盒来学校送饭。

她没读过多少书,初中没上完就出来了。

学校之于她,是一个既陌生,又无比向往的地方。

尽管来这不是一两次了,但她每一次过来都很新奇。

她就趁着楼宇吃饭的空隙,自己在这校园里头溜达,她不敢靠上课的教室太近,不知道为什么,她紧张,总觉得别人会看出些什么,每每站在十几米处远远地望一望,她就很满足了。

小工A从外头吃饭回来,见楼宇端着个碗,一脚蹬在楼梯阶台上,低头扒饭。

他笑盈盈地凑过去,看看碗里的东西,啧啧两声:“又是那姑娘给送来的”

“嗯。”

“我说你小子在哪拐回了这么个姑娘啊,给哥们我也介绍个。”

楼宇将青椒撂在一边,“路上捡的。”

那人来了兴趣,笑了声,“哪条路上捡的?赶明儿哥们我也去捡一个。”

“黄泉路。”

那人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张着嘴半晌没吐出句话来,最后悻悻离开。

楼宇吃完,将饭盒盖上,抬眼望去,人没了。

他砸吧砸吧嘴,似在回味。

他没说错,那路就叫黄泉路,不知是谁给起的,从他记事起,就知道村里只要死了人,都会经过那条道,去往山上的墓地。

等田秋芝回来拿饭盒的时候,楼宇已经上工了。

她抱着饭盒在下头抻着脑袋望着。

只见楼宇的动作相当利索,那力刀就跟长在他手里似的,挑泥浆,就着砖头的前后左右那么一敷,再放下砖头,用力刀轻轻地敲两下,将溢出来的泥浆沿着砖线利索地刮下,扔进旁边的泥浆桶里,如此循环往复。

似是察觉到有人注视,楼宇抬眼望去,就见田秋芝抱着那个他刚吃完的饭盒,仰着脑袋,样子有些傻。

他没来由的笑出了声。

小工B听到,重重地叹了口气,他想起他那小学时的初恋了。

田秋芝上工回来,就见张桂英和人在拉家常,打了声招呼,就上楼了。

待她下来,人也已经走了。

“外婆,我先去烧饭。”

张桂英看着田秋芝,那是越看越喜欢。

刚才王家那老婆子来是送喜帖来的,她家那三十好几都没讨到媳妇儿的孙子这回终于要结婚了。

再想想自个儿那外孙,岁数也不小了,而这回待带回来的姑娘,她是顶顶满意的。

人长得水灵灵的就不说了,关键是人也勤快,又是个孝顺的实诚孩子。

老人家想着想着就笑了,待她归西后也没什么牵挂喽!

晚上,楼宇收工回来时,田秋芝饭也已经做好了。

还是和往常一样,张桂英和田秋芝说着,他听着。

“楼子,刚你王婆婆来了,她家孙子明天结婚,你们读书那会儿也是经常野在一起的,明个要你去帮帮忙。”

“嗯!前些天王强招呼过了。”

楼宇扒完了一碗饭。

“小田儿,你要不要也跟着去看看,凑凑热闹去。”

田秋芝抬眼看了看楼宇,端着碗没说话。

“嗯!到时候我带着她一起去。”楼宇说。

田秋芝弯了弯眉眼,低低地应了声好。

张桂英则是笑的合不拢嘴,还多吃了一碗饭。

楼宇放碗,靠在椅靠上,看来眼对面那小人儿弯弯的眉眼,嘴角不自觉的弯了弯。

俩人天麻麻亮就去了下头村。

新娘与新郎是同一个村里头的人,一家村头,一家村尾,隔的虽不太远,但也算不上进。

楼宇今天要跟着去接亲,因着田秋芝人生地不熟,就给她安排在迎亲队伍里头,给个铜锣敲敲,带着一起走。

一时间,唢呐声起,锣鼓喧天,紧接着

一大卷鞭炮也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前往村头去,过往之处,好不热闹。

田秋芝身着当地的民族服饰,跟着身边的人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铜锣跟在打头的俩唢呐手后头。

再后面,就是一顶大红花轿,由四个劳动力抬着,其中一个就是楼宇。

那轿顶上头的大红花,随着两边人的脚步而上下起伏着。

队伍走的慢,将近一个小时才到。

队伍缓缓停下,田秋芝将铜锣抱在身前,伸出脑袋往前凑。

只见门口摆了张长桌,上头铺了张大红色的布匹,摆了三个碗。

田秋芝正疑惑着这是要干嘛,就听见身边有人说:“这叫拦门,喝了才给进。”

楼宇不知什么时候过来的,站在她身边低声道。

许是隔地有些近,他的气息拂在自己的脸上,热热的,田秋芝呼吸一紧,快速地眨了眨眼睛,想往旁边挪挪。

楼宇没注意到她的这些小动作,因为前面已经开始动作了。

“一杯酒慢慢酌,前人知礼后人兴。”

“二杯酒慢慢酌,周公知礼到如今。”

“三杯酒慢慢酌,敬你礼官会了心。”

……

等那梯玛喊完,一行人陆陆续续地也都进了门,田秋芝这会儿还傻楞在原地,听见前头的楼宇在叫自己,立马跟了进去。

院子里摆了好些张桌上,迎亲的人各自都找了个位置坐下,开始唠起了家常。

田秋芝跟着楼宇到了最边上的一张桌坐下。

“还抱着呢!”一旁的楼宇笑说。

“啊?”

见楼宇没说话,田秋芝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看见了自个儿怀里的铜锣。

田秋芝一时尴尬至极,“忘,忘了。”说完便将那铜锣放在桌上,假装很忙地抬头四处张望起来。

不远处,一群小屁孩凑在一起,捡起地上未燃爆的零散鞭炮。稍大点的那个,从衣兜里头摸出盒火柴,刮了老半天,火柴棒终于燃了起来,抖着手去点那手里的鞭炮。

点燃线头,立马朝前头扔去。

其余几个“咦”了声,捂着耳朵四处逃窜,隔了老半天,才听到个似挤出来的屁声儿。

那几个又屁颠屁颠儿地跑过去,凑在一起嘀咕道:“又是个哑炮。”说完又跑到那堆炮火渣里头翻去了。

田秋芝看着觉得好笑,她想起来以前过年的时候,和弟弟妹妹也经常这样玩儿。

她虽是女孩儿,却胆大的很,每次都是她来点炮,点完就跑。后头的弟妹就会捂着耳朵,啊啊叫地跟在后头跑。

她已经有多久没见过他们了五年,还是六年?

没一会儿,旁边的屋子里传来一阵阵的哭声。

田秋芝乍一听还以为是幻觉,这大喜的日子还有人哭,可那却哭喊声渐大。

“你听见有人在哭吗?”田秋芝挪过去问楼宇。

“嗯,听见了。”

见她还是一副不解的样子,便接着说:“这是习俗,女孩子出嫁都会哭,有的会从结婚前半个月开始哭。”

“半个月”田秋芝惊呼。

“嗯,但实际上不会哭那么久,一般会哭个三次,中午十二点的时候,哭一次,晚上十二点的时候再哭一次,出嫁的时候还要哭一次。”

“那也就是说今天是最后一次”

“嗯。”

“可是为什么要哭三次?”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楼宇顿了顿,“据说一哭媒婆,二哭姊妹,三哭父母。”

“媒婆”这姊妹情,父母恩可以理解,难道还要感谢媒婆。

楼宇好似看出她在想什么,说:“不是感谢,主要是骂媒婆,骂她吹嘘男方家里有多么好,因她而把自己的姑娘嫁了过去。”

田秋芝唏嘘,小声嘀咕:“这得多累啊!”

然后就听见了身边那人轻笑了声。

没多久,就见一身穿喜服的姑娘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大把筷子,不知是谁大声吆喝了声:“新姑娘撒筷子喽!”

周围的人顿时一窝蜂的全围了上去。

“想不想去”楼宇问。

田秋芝看到那架势,摇了摇头。

“也好,反正就是个形式,也不见得真行。”

“捡到可以用来许愿”

楼宇笑:“可以这么说。”

正当田秋芝犹豫要不要也挤进去抢几根时,又听楼宇说:“有点儿类似于电视剧里抛的捧花。”

田秋芝把刚伸出的半只脚又给收了回来,捧花那不就是意味着下一个结婚的就是自己吗。

跟谁结?

她瞄了瞄身边的人,见楼宇也正看着自己,慌忙移开了视线。

“东边扔一双,哥哥捡了买田庄;”

“西边扔一双,弟弟捡了考状元;”

……

“一把筷子十二双,今朝送你到外乡,

贵也从今天起,贱也从今天起。”

……

待这声音一落,一把筷子就被扔了出来,一群人蜂拥而上,不出一分钟,地上的筷子就被捡没了,拿到筷子的人退到一边,数着自己手里的筷子。

田秋芝转头去看楼宇,意思是刚刚说的和你说的好像不是一个意思,人家明明说的是升官发财,你却说的是男婚女嫁。

楼宇见她那样,没由来的又笑了声,“后悔了”

田秋芝看着他,没说话,心想,他今天笑的可真多。

折腾了大半个上午,终于把人给抬走了,一行人又浩浩荡荡地往村尾去。

田秋芝到的时候,就听见屋里头传来叮叮咚咚地敲打声。

“高升!”那人敲一下停下喊。

“快打快打,金银抱柱。”另一人附和。

“再高升!”

“连喊三声步步高,手攀仙桃吃仙桃,仙桃结得八百八,主东家发人也发仙桃结到九百九,是富也有,贵也有。”

……

随着最后一字音落,大红花轿也稳稳地停了下来。

因接下来不再需要敲铜锣,田秋芝换回了自己的衣服。

等她出来,就看见院子里闹成了一团,每个人脸上都有一块黑黢黢的印子。

她刚想问问楼宇是怎么回事儿,脸上就被抹了一道黑。

“这是锅灰和桐油制作而成的,不伤皮肤,既来之则安之,咱得入乡随俗不是”楼宇笑。接着又抬手给另半张脸抹了一道,完了还仔细端详了下,“这下对称了。”

田秋芝闻着觉得味儿挺大的,鼓着腮帮子瞪他,有气却也撒不出来。

楼宇见她那样,顿时乐了,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他骨子里的那股邪气。

抹黑活动将气氛带到了高潮,天搽黑之时,梯玛手里头拎着一只鸡,嘴里念叨着:

“此鸡不是非凡鸡,王母娘娘抱小鸡;”

“别人拿来无处用,弟子拿来解邪气;”

“要看看远,要站站远;”

“邪气走开,邪气走开,邪气走开。”

说完便一刀割开鸡脖颈,提着上前在花轿帘子上写了个东西,田秋芝没看出来,到底是写了个字还是画了个什么别的。

之后,就把坐在里头的新娘子给牵了出来,喜宴也随之开始了。

喜宴过半,田秋芝起身打算去上个厕所。

此刻天已黑透了。

田秋芝七拐八拐地,终于找到了厕所。那喧闹声渐远,周围安静了下来,只有后头猪圈里传来的鼾声儿。

田秋之出来,一时忘了要往哪边走。

就在她踌躇之际,看到前头不远处亮起了灯,她快步走过去,打算去问问路。

这是间土胚房,亮光就是从那左边窗户里穿出来的。

田秋芝上前轻声敲了敲窗户的木边框,“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想问个路。”

里头没声儿,安静了会儿,风吹的那窗户纸沙沙作响。

“有人吗?”田秋芝又问了声。

突然,里头传来“咚”地一声,田秋芝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继而是一阵疾步声,听地出来,里面的人是赤着脚的。

哗啦一声,窗户被由内向外推开,探出一颗黑色的脑袋。

田秋芝又往后退了退,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儿。

那人缓缓抬起手,拨开挡在面前的篷垢头发,一张毫无生气的脸显露了出来。

她先是抬眼冷冷的看着田秋芝,继而是疑惑,防备,转而又瞪大了眼睛,似是兴奋,欢喜,仿佛久经沙漠的人看到了绿洲。

她猛地推开窗子,伸出一双枯白的手,死命地抓住田秋芝,带着些哭腔急切地说道:“救救我,救救我,求求你带我回家,救救我……。”

田秋芝被她拽地一个踉跄,脑袋狠狠地磕在那木窗上,痛的她倒吸了口凉气。

“嘿,你还别说,王强那小子福气不错,娶得那婆娘长得竟然还不错。”

“哟,那哪能跟祥哥你家的那个比啊!”

“就是就是。”后头的人附和。

“哈哈哈哈哈。”那被称作祥哥的人仰头笑道。

“那啥,祥哥啥时候能给兄弟几个也介绍几个啊!”其中一个戳着手,谄媚地说道。

“好说好说。”

……

随着那说话声渐进,女人猛地推开了田秋芝,啪地一声关上窗户,咚咚咚地跑开,脚步声刚停,灯也随之熄灭。

田秋芝从地上爬起来,心跳如雷,快地她仿佛要窒息了。

楼宇是在后屋的屋檐下找到的田秋芝。

她蹲在一堆沙包包上头,整个人抱膝蜷缩在一起,看起来无助及了。

楼宇提了提裤腿,曲腿蹲在她面前。

唤了声田秋芝,没反应。

他伸手去拉她,刚触碰到她手,就被田秋芝一把打开了,力道有些大,楼宇往后踉跄了一下。

他敛了敛神情,开口道:“是我。”

田秋芝闻言,缓缓抬起头来,眼神空洞,头发有些散乱。

也没什么动作,只是呆呆地看着楼宇。

山间的风冷的刺骨,田秋芝冷地直哆嗦,更加用力的抱紧了自己。

楼宇站起身来,弯腰绕过田秋芝的腿弯,将人打横抱了起来。

他紧了紧手臂,将人贴紧自己的怀里,立刻感觉到一股子冷气儿。

“回家。”他说。

延伸阅读

意大利优尼干洗加盟  http://www.melimuzik.com/yz3x.shtml
意大利优尼干洗创建于1976年并在其后几年中迅速成长为行业出众品牌,当时其他各类干洗

达胜机械设备加盟  http://www.melimuzik.com/nrwz.shtml
达胜机械设备公司主要生产辐射交联热缩材料,主要产品有:DRS系列低温收缩阻燃型套管、

瑶旭加盟  http://www.melimuzik.com/d74z.shtml
瑶旭面具总部实力雄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以多品种经营特色和大卖的原则,赢

靖婷加盟  http://www.melimuzik.com/a9zl.shtml
工厂位于浙江义乌,搪胶、塑胶产品主要以OEM为主,同时为客户提供产品协助开发,本公司

鹿鹿童车加盟  http://www.melimuzik.com/njwd.shtml
鹿鹿童车自主研发,生产各种以重量级毛绒面料为主的各种动物电动车,动物电动童车动物儿童

洲克游泳运动装备加盟  http://www.melimuzik.com/sufp.shtml
洲克游泳运动装备加盟_公司简介1996年,中国洲克控股有限公司前身,泉州洲克健美服饰

汇之星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melimuzik.com/u4bp.shtml
汇之星汽车科技连锁机构成立于2007年,是-家致力于汽车后市场服务的专业公司,从事汽

快乐岛创意学生用品10元小超市加盟  http://www.melimuzik.com/slal.shtml
快乐岛创意学生用品10元小超市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北京香阁娜工艺饰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

盛吉瑞汽车配件加盟  http://www.melimuzik.com/d860.shtml
盛吉瑞汽车配件是生产汽车少部件的化企业主要产品为汽车天窗汽车灯具工程机械及叉车灯具洗

均安成女装加盟  http://www.melimuzik.com/pfj3.shtml
佛山市顺德区均安成业制衣厂座落在环境、地理位置优越的李小龙故乡珠三角腹地-----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烟月记在线阅读我哪种人了?

    对于楚哲这临阵脱逃的打算,系统当然是义正辞严的拒绝了。楚哲哭着问道为什么,系统淡定的说道:“宿主,这是你成为一位伟大的教师的机会!”去它毛线的机会!我宁愿不要这个机会!我不要当老师了!我要回家!楚哲的内心是崩溃的,说好的新世界成为一名伟大的教师的呢?说好了未来亿万人敬仰的呢?说好了以后的生活美滋滋的

  • 刁萌妹子斗腹黑恶魔在线阅读深入森林

    魏德征在森林走着,叹息笑道:不知道有没有,宝藏。无语的走着。突然魏德征听到,前面二十几个人说话。千万大哥,真的吗?有六级香蕉灵果。千万笑回道:当然了,李健你要信任大哥的话,凝重道:有群猴子妖兽护卫着。我们要想一个好的办法,不能害死我们。大家听到,点点头。千万道:李健,快点拿出地图。李健拿出地图给千万

  • [凹凸世界] 明月入怀在线阅读认出

    宁迦想,如果弟弟能平安长大,大概也就是宁俊现在这个样子。而重活一世,有宁俊这个弟弟,也算是对上辈子伤痛的一点慰藉。如果……宁俊的身体再健康一点就更好了。她摸了摸弟弟的头:“你一个人跑来我这里,爸爸妈妈知道吗?”宁俊点头:“我跟爸爸妈妈说过的,最近休学在家,养了这么久,我的身体已经好多了,都能帮妈妈干

  • 穿越之柯南世界(原剧情)第1章在线阅读

    十一月十六日,并非是一个良辰吉日。宜祭祀、扫舍、废旧、革新、治病、远行。忌理发、嫁娶。可是,云水城的大街上却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喜气洋洋的大红色轿子,被八个人抬着,唢呐声震耳欲聋,锣鼓声不绝于耳,鞭炮声响彻云霄,惊动了树上的飞鸟。沿街两侧,行人们议论纷纷,指指点点。也不知是谁如此缺心眼,居然在如此日

  • 璀璨公主的星空在线阅读第2节

    魏无羡睁开眼时,看到的是一方黑黢黢的石壁顶,顶上突出的钟乳石不时滴落水珠,落在脸上冰冰凉凉的。他坐起身子,意外地发现腹部剖丹留下的伤口一丝疼痛也感觉不到了,他用力按了按那里,真的没有一点痛感,仿佛从未受过伤一般。如今他失了金丹,无法再运转灵力疗伤,伤口只能自己慢慢长好,绝不可能在一夜之间便完全愈合了

  • 宫墙柳第5章在线阅读

    等待中,叶天不知不觉间就小眯了一会,当再次睁开眼时,天色已经昏暗下来了。大约六点钟左右的模样。叶天看了一眼床头手机,正确时间是六点二十三,肚子咕噜咕噜叫着,有点饿了。床头边有外卖的电话号码,许多医院都有,专门卖给那些陪亲人的或病情不严重,不忌口的。叶天不挑食,简单点了份外卖,大约数分钟就送了过来,然

  • 永恒之光异国久为客,寒宵频梦归

    当初詹老师带着我和檐雪来异国他乡做客,那种寄人篱下的感觉恐怕只有当时的国人才能感同身受,祖国四面受敌,受尽屈辱,国人在国外亦是如此,走到哪都有人把东亚病夫的招牌踢在你身上,唯有自己强大才能融化那来自歧视而造成的冰霜。对了“你带来了什么好消息?”“你看这是你一直纠结的问题,为什么有人会无端的脑袋突然爆

  • 失忆公主创世记第二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林学睡醒后迅速打开农场,地里面的作物已经全部成熟,收获之后作物自动收归仓库,然后林学打开农场商店,成熟的果实可以卖进农场商店赚取金币,但是这个农场里,种子是不需要金币购买的,你级别到了自然可以种植同级别的植物或者比当前级别低的植物。玉米和葡萄在商店里只能卖一金币。林学有点小郁闷,果然因为不要

  • 快穿之路过第七章 计杀恐龙

    七、计杀恐龙这段时间天公也作美,一直没下雨。几天之后,巨坑挖好了,深两丈多,长、宽各十丈左右,凌天埋上数十颗**,然后倒插着数十支长矛、尖的木桩,巨坑上用树枝掩盖着……凌天又让人在洞口拴上两只饥饿的小羊,羊儿“咩咩……”的叫声远远传出去。为了不让豹、狼等小型野兽破坏陷阱,凌天白天就带人守在洞口附近,

  • 邪灵女帝:魔尊宠翻天在线阅读第五节

    从入锦都初见时算起,六日很快便匆匆而过,不过只是相对于云槿洛而言。季郕衍倒觉得这六天过得很是漫长,自从心里确定了云槿洛就是当年救他的人之后,他便总想着快点再见到她,故而约定的期限一到,辰时刚过,他便早早地来到了客栈等着。待云槿洛在府上陪着长辈用完早饭,再携着阿鹜慢慢信步而来,而掌柜的却告诉她那位季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