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死寂之后之鬼獠生(3)

作者:炎墨下华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时,四楼步入一位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男子一袭锦衣,胸前绣有三个字“戮妖军”,他眉宇间透露英气,不怒自威。

“没想到宁兄也在这里,只是我这部下让宁兄见笑了。”男子拱手笑道。

来人是戮妖军统帅洪元,他掌管洛川大小二十四郡,抵御洛川以外的妖族。

“无妨,请自便。”宁安歌只是瞥了一眼,自顾着饮酒,淡笑着应付道。

洛川他人见洪元都要以礼相待,巴不得多寒暄几句,只怕是那其他三大统帅态度也不会如此轻浮,也唯有这宁安歌。

洪元也是笑笑,毫不在意。

洪元上下打量着梁云祈,他方才在暗中观察,自知以梁云祈这孱弱的身板,绝不会吃下那么多食物,应是另有手段,难道是宁安歌暗中动了手脚?

洪元正在思索之际,梁云祈却又冷笑道:“好啊,好啊,打了小的,跳出来老的,你们戮妖军难道只会以多欺少,恃强凌弱。”

洪元笑道:“小兄弟,话不可说绝。只要我洪元在,戮妖军只会用自己的血去捍卫人族的尊严,断然不可能做出骨肉相残之事。”

“那好啊,你倒说说,他这手是砍还是不砍?”梁云祈一副不肯善罢甘休的样子。

“小兄弟,你先听我讲个故事。”洪元不急不缓地说道。

“什么故事?难不成又是骗小孩子的把戏。”梁云祈虽说嘴上不屑一听,心里倒也好奇得紧。

“百年前,人类就偏安一隅,犹如躲在深井之中,守着一方狭小的天地。”洪元转而问道:“你可知是何缘由?”

“当然知道!”梁云祈傲然说道:“北有妖族虎视眈眈,南有鲛人族,西有鬼族,东有巫伶族,常年肆无忌惮,残害我族,虽然近些年我族活得安逸,不过是水煮青蛙,迟早要成异族的嘴边肉!”

梁云祈从小对外面的世界极为好奇,有过些许了解,只不过邵燕城仅是洛川二十四郡之一,地域狭小,能探知的消息不过冰山一角。

“嗯,小兄弟能有这番见解,着实让人欣慰。”洪元心中一阵宽慰,小小年纪便有此想法,或许真乃人族之福。

梁云祈听着赞赏之意,心里不由得意几分。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是四大守夜势力的共识,这些年来由人类组建的戮妖军,御伶宗,伏鬼门,镇鲛域四大守夜势力从未停止过与异族的斗争,多少男儿战死郊外,马革裹尸都是奢求,暴尸荒野,被野兽吃得尸骨无存是常有的事,这些血性男儿流过的血可以淹没整个邵燕城,他们的尸骨可以压垮整个仙雀楼!”洪元说这些话时,声音有些沙哑了,但仙雀楼在座众人被这番话震撼到半晌回不过神来。

桌上的这杯酒,谁还能咽的下去?这是血,还是酒?又或是谁用命换来的?

梁云祈微张着嘴,攥着的拳头握得更紧了。

这时,胡越山重重地将头磕在地上,不敢抬头,神情悲愤,眼角带泪叫道:“统帅!胡越山有罪!”

“讲!”洪元此番来邵燕城也是接到消息,他看到跪倒在地的二人时,已预料到事态的严重性。

“属下在邵燕城外遭遇鬼獠生突袭,未能保护御龙殿下撤离,人皇鼎也被他夺去,随行的戮妖军兄弟除了我二人,尽数牺牲!我二人只求将消息带给统帅大人,自刎谢罪!”胡越山一想到惨死的战友,心中愧疚怀恨之意堵在胸口,恨不得立即死去。

洪元眉头紧皱,人皇鼎被夺,御龙殿下生死未卜,真是雪上加霜。而且鬼獠生妖术极高,对付起来恐怕极为棘手。

“哼!自刎谢罪?你还有未履行的*注,便想一死了之?此刻起生死由这位小兄弟决定。”洪元冷哼一声说道。

胡越山抬起头来,额头有一片红印,他神色凄然转而对梁云祈道:“小兄弟,之前我胡越山心念杂乱,多有得罪。此刻只求一死,还望小兄弟成全!”

“还望小兄弟成全!”萧斯年也跪地拱手道。

梁云祈心性本就不坏,之前只想为妹妹出口恶气,当听过洪元那番话语,早已对戮妖军没有恶意,甚至有些敬仰之意。

“嘿,小爷我这会改变主意了,*注要求更狠!”梁云祈抱臂坏笑道。

“小兄弟要怎样?”胡越山丝毫不畏惧,甚至有种解脱的快感。

“我要你活下去,再用你这双手屠戮更多的妖邪异族,此刻寻死岂不窝囊?你每杀一个妖族便是为戮妖军每一位死去的兄弟报仇,我且问你,此行牺牲多少戮妖军兄弟,还能否记请人数?”梁云祈反问道。

“五百三十三人!”胡越山几乎怒吼出来。

“那好,从今往后待你们二人杀够五百三十三个妖邪异族,若再想寻死,那请自便!小爷我也没闲工夫阻拦!”梁云祈冷笑道。

“谢过小兄弟!”胡越山由衷地重重地点头说道。

洪元欣慰地点了点头,当他将生死权限交付给梁云祈时,他已预料到这样的结果,或者说,比预料中要好很多。

“哈哈哈!真是感人肺腑,让我鬼獠生也是热泪盈眶!”

这时,酒楼中回荡起极其刺耳的笑声,寻常人已捂着耳朵,耳膜刺痛,痛苦不堪。

洪元,胡越山,萧斯年三人闻声色变。

胡越山更是怒不可恕,高声喝道:“鬼獠生,快滚出来受死!”

“退下!”洪元喝道。

胡越山有心不甘,只是军令如山,只得退在一旁。

“哈哈哈,有意思!跳梁小丑也敢口出狂言,哪怕你们统帅也要惧我三分!”

只见话音刚落,一道鬼魅般的黑色身影一闪,直击胡越山的眉心!

“鬼獠生,真当本统帅是摆设!”洪元方才听声已辨别出他的方位,此刻已经捕捉到他的身影,当即提起五成功力,一掌拍出!

“嘭嘭嘭!”

看似一掌,然而瞬息之间二人已经过了三招。

“老当益壮!洪元统帅功力真乃一日千里!”鬼獠生虽说只是试探性地出手,原以为洪元决计不会是他的对手,然而竟有旗鼓相当之势。

鬼獠生只得一击即退,顺势飞出,一屁股坐在一丈外的木桌上。

梁云祈还未亲眼见过妖邪,此刻定睛瞧去,只见他青色的肤色,嘴部突出,鼻子极小,脸上也长着青色的长毛,两个长白色的尖锐獠牙森然而垂,手背上皮肤仿佛青苔般,眼里透着幽幽地青气,手指奇长,骨瘦如柴。四楼客人早已吓得失魂落魄,慌忙逃窜,一时间,空旷了许多。

掌柜贺福宝吓得面色苍白,一阵哆嗦,肥肉乱颤,哪敢吭声。

鬼獠生先是撇了宁安歌一眼,声音尖锐笑道:“听闻宁兄亦正亦邪,实力深不可测,日后我很想见识一番,不过,今日我若向这丑陋的人类出手,宁兄不会多管闲事吧?”

“请自便!”宁安歌嘴角微微上扬,也不知在想什么。

“哈哈哈,待我收拾这帮丑陋的人类,再来陪宁兄对酌几杯!”鬼獠生显然对宁安歌有所忌惮,此刻见宁安歌无意出手,顿时再无顾虑。

洪元忧心忡忡,倘若宁安歌不出手,恐怕很难全身而退。

“鬼獠生,我有听说过这个名号!”梁云祈忽地想起在书摊上买过一本《妖邪百录》,上面对鬼獠生有所记载。

“咦,你这个小鬼倒也有眼光!”鬼獠生咧嘴一笑,一排尖锐森白的牙齿暴露无遗。

“鬼獠生不就是那个兽妖族与鬼族生出的杂种吗?不妖不鬼的样子真是奇也怪哉!”梁云祈冷嘲热讽道。

洪元不由心头暗叫不妙,这鬼獠生睚眦必报,最痛恨就是自己的出身,只要有人敢在他面前提这事,必将被他撕个粉碎。

果然,鬼獠生的利牙磨地“哧哧”作响,眼中青气更盛,他死死地盯着梁云祈,眼神狰狞可怖。

“嘿嘿,你这小鬼不是喜欢打*么?那便*一*这鼎能不能压死人!”鬼獠生森然一笑,下一刻,一座三足小鼎显现在他手掌之中。

“人皇鼎!”洪元眉头紧皱,一时间感觉棘手万分。

梁云祈还未明白他要做什么,只见鬼獠生喝道:“去!”

那座三足小鼎赫然变大数十倍,朝着掌柜贺福宝倏然压去!

“不要!”梁云祈失声大叫一声,眼睛瞪得浑圆,脸色苍白无力。

延伸阅读

理研砂纸加盟  http://www.cielosdeespana.com/pj24.shtml
淄博中理磨具有限公司位于山东省淄博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外商独资企业是从事重量级涂附磨具

燕格格加盟  http://www.cielosdeespana.com/y6zl.shtml
燕格格燕窝经销批发的传统滋补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

依玛机械加盟  http://www.cielosdeespana.com/p7se.shtml
依玛机械是安徽省的产品标识供应商之一,我们主要经营的是喷码机、激光机、大字机等标识设

海王星辰连锁药店加盟  http://www.cielosdeespana.com/nucv.shtml
2000年,海王星辰开始跨省经营,逐渐在广东省、长江三角洲、环渤海地区、西南地区的重

伏尔肯加盟  http://www.cielosdeespana.com/xo0j.shtml
伏尔肯机械是一家创新型高新技企业,于1998年与多家公司建立合资合作。公司集产品设计

恒好洗衣机加盟  http://www.cielosdeespana.com/uz09.shtml
恒好洗衣机是工业洗衣机、洗涤设备及配件、脱水机、铸件、烘干机洗脱机等产品专业生产加工

海飞五金加盟  http://www.cielosdeespana.com/xw3v.shtml
海飞五金致力于家具五金配件的开发,能独立开发产品。经过几年的努力,海飞五金在不断追求

饰空间加盟  http://www.cielosdeespana.com/gxji.shtml
上海饰惠礼品有限公司一、公司简介1、专注饰品经营十二年上海饰惠礼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

河北橡胶加盟  http://www.cielosdeespana.com/dfzg.shtml
河北橡胶始建于2002年,占地25000平米,下设三个公司,即(河北精密橡胶密封件有

乐亲舒贝加盟  http://www.cielosdeespana.com/allm.shtml
乐亲舒贝婴儿枕头总部经销批发的婴幼用品、服装,家纺枕头,纱布类用品品种齐全、价格合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绝不放过你之 顿悟之机,跨入后天大圆满;参北冥习凌波(5)

    “哈哈哈。。。哈哈哈!”慕容复放肆长啸,惊起山谷中的鸟儿一阵疯狂逃窜,“没想到啊!真未想到出一趟远门就让我困顿许久的瓶颈得到了突破,斗转星移心法已然修炼到第六层天动星移,而自身境界也直接跨越后天九重巅.峰,步入后天九重大圆满层次。”慕容复束手而立,心里暗道:看来武道一途并非是在家里闭门造车就行了的。

  • 三条家的小可爱第四章

    她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个女孩身上的衣服,发现就是刚才莹莹说的,“短发、白色短袖、黑白圆点花纹的短裙”,于是立刻叫了声,“莹莹?”莹莹点头笑着说,“嗯,是我。”子渔,“嗯,见到你很开心,我是子渔。”莹莹,“恩,我知道啦!”子渔,“你也是刚过来的么?”莹莹,“没有,我跟其他人早上七点钟就过来了,我们是做群

  • 我能看到人的弱点之你好,1988(1)

    冬日里的阳光一点点西移,当最后那挂在远处树稍上的一抹夕阳红也慢慢的落了下去,世界仿佛突然暗淡了一般,麻雀儿也像倦鸟知返似的成群结队的飞走,徒留电线杆孤零零的伫在那里。时值2月初,还有不到十天就是传统中的新春佳节,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在忙着做过节前的准备工作,同时这个时间也是结婚的好时候,这不就灵水村这

  • 长安行记第八章在线阅读

    眼见天绝地灭转眼已不见踪影,我这才从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摆在我面前的首要任务就是提升自己的实力,而根据这段时间天绝地灭透露给我的信息,我才基本清楚这个**的规则。原来这个**同样也有等级的概念,不同的是换成了各种技能的熟练度,以及境界的高低。装备也占了实力的一部分,但也不是最重要的部分,决定实力高

  • 超级宠物天王在线阅读第九章

    鬼知道这一周童尔荍是怎么过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鬼都不想知道:)参加聚会的前一天,童尔荍特意去美容院做了个全身spa,然后又去芮凡家旗下的商场刷脸买了一套礼服,顺带给庚庚买了不少零食,怕他明天一个人在家无聊。“……没事儿办什么聚会,还定在那么麻烦的地方,非得穿礼服……”童尔荍一边开车一边和在家陪庚

  • 大唐:最强霸主禁制之下

    九雷法阵发出紫黑神雷的频率逐渐变快,波及的区域越来越广。中庸城外围焰火连天。中庸山门的顶部,那五名位高权重的修士正使出全身修为,拼尽全力维持着传承法阵的威能。神雷的威力远超于五人的想象,每当传承法阵遭受轰击,与法阵彼此连接的众**内的灵海便泛起惊涛骇浪。这种由内而外的致命损伤,对于所有修士而言都是折

  • 最强黑市系统:开局就收了妲己之初习真灵(4)

    “好,离歌是我和安夫人的次子,长年在外养病修行,今日正式回归须家,大家都记住此事,我希望日后不会再出现和这个相关的问题……离歌……”“在!”方才还不知所措的季离歌快速的反应过来,回应着须夜承的招呼。“虽然昨夜已派人问询过你,但在此,我和你娘亲再问你一次,可愿意入我须家门下,为须家为天下正道,修真灵,

  • 宠夫记(重生)之给叫仔仔的狗行礼

    激情过后,苏默玖疲惫的躺在床上,被子盖在身上遮挡重要部位,段凛煊起身悠闲扣着衬衫的纽扣。“段太太,我想你应该知道要干什么吧。”空气弥漫着让人羞怯的味道,地上散着零碎的衣服,苏默玖呆滞的盯着天花板,全身无力好像要散架了,她嘴里喃喃说着无声音。我知道——多年前,在段凛煊红酒里下米药的,不是她,她压根不知

  • 你好221在线阅读第六节

    段沉走进了陆东旭的家,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并不是第一次来。过去和陆东旭为数不多的相处,原先懒得想,现在被一一重温了起来。上一世,换做是现在进行时,那是一年以前。段沉念大三,在K大是风云人物,发表了两篇传播学相关的论文,还是在外国的学术刊物上。作为一个各方面都很拿得出手的优秀青年,段沉受母校邀请,回

  • 站住!那个说相声的!之海楼石,封印!(跪求收藏,鲜花!)

    这一声巨响也自然是惊到了躲在岛上的其他人!恐怖三桅帆船外围一片森林里,有人惊叫出声道。“挖槽!!哲普船长,你快看,上面有人被打飞了,那不是莫利亚的将军僵尸军团么?竟然被人一锅踹了?”“挖槽,而且,还是从城堡中莫利亚的房间那里飞出来的!”“难不成有人跟莫利亚打斗?还把那些怎么打都不痛不痒的僵尸们打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