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一梦归(重生)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马穆鲁克扔小刀 来源:晋江文学城

“哎哟我的乖乖,远哥儿,你这又是什么新玩法?”董老板从客栈里出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好友以这么一个极其诡异的造型出现,不禁吓得叫出声来。

名叫江远尘的年轻人向董老板挥了挥手,算是打过了招呼,然后就在众人的注视下蹬着那独轮车沿着绳索从江心骑到了江岸上方。只见他腰部用力双腿一夹,连人带车就这样从那绳索上跳了下来,稳稳落在地上。他故意不去看那一脸期待望着他的少女,自言自语说道:“也不知道哪里刮来的怪风,那雾怎么说散就散了?弄得我好像故意炫技一样,惭愧惭愧。”

那少女刚要说些什么,江远尘就又转头看向董老板,说道:“石头,这二位是你的朋友?还不快给介绍介绍。”说罢,转头看向夏成骁和泠。

夏成骁这时才看清此人的模样。他约莫二十出头的年纪,穿着一身上黑下白的粗布衣服,头发用一根草绳高高绑在脑后。再看这人的长相,直挺的鼻梁、微薄的嘴唇和棱角分明的下颌骨凑在一起略显凌厉,然而配上一双弯弯的笑眼,却又平添了几分柔和。夏成骁自认在长安城也见过不少年轻俊彦,但若单论容貌,竟无一人可与眼前这人相比。不过让他思绪有些飘忽的,倒不是江远尘清俊无双的样貌,而是他的面容或是神态中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这种熟悉感却又像是有好几条线头交织在了一起,让他一时之间理不清它从何而来。

董老板是个爱热闹的主,见好友这么一说,自然也就立即拿出了主人的姿态,帮众人介绍起来。“这位是夏公子,是咱客栈的贵客。刚才若不是他眼疾手快拽了我一把,老哥哥还以为那飞刀是你扔过来跟我闹的,这条命差点就玩完啦。”

夏成骁心无城府,直言道:“老板客气了,这二人看样子是冲我来的,倒是我连累了客栈才是。”董老板见他坦诚,心下倒是越发喜欢这个年轻人,忙说道:“好好好,夸张点说咱也是共过生死的人了,就不说这见外的话了。旁边这位女侠……是和你一起的?”

“啊……算是。”夏成骁并未否认与泠的关系,但碍于她的身份,又不打算将她介绍给众人,一时间神情有些尴尬。泠本人倒是面无波澜,也不理会众人,对着夏成骁略施一礼,说了句“我会在附近”后就转身离去。她这般近似无礼的举止,倒让夏成骁脸上更加发热。

江远尘看着这二人主仆不似主仆、朋友不似朋友的关系,不禁觉得好笑。他似乎是看出了夏成骁的不自在,看着泠远去的背影解围般笑道:“无妨,美女有睥睨众生的特权,何况还是功夫如此了得的美女。”

与他同来的那位少女听了他这话,低着头嘟囔道:“漂亮是漂亮,功夫却也没有如何了得。”

江远尘看了她的样子,微微一笑,也没等董老板继续介绍,主动说道:“在下江远尘,至于这位……”他故意停顿了一下,去看那少女的反应。那少女果然抢过话头,说道:“在下莫鸢离,江湖人称‘神秘女侠’。”

夏成骁见她这般一本正经地报上名号,实在是有几分哭笑不得。且不说江湖上是否有这么一号人物,就算有又岂有她这样自称女侠的?而‘神秘’二字由她本人嘴里说出来,也更添几分喜感。不过心中虽这么想,他还是正色庄容地与二人见过礼,并感谢了二人出手相助之义。经董老板补充,夏成骁得知江远尘便是这葫芦谷谷主的徒弟。

趁着董夏二人说话,名叫莫鸢离的少女偷偷用胳膊戳了戳江远尘,终于忍不住将憋了许久的话说了出来:“刚才那大雾,是我用内功驱散的。”

“知道啊。”江远尘不以为意。

“那你怎么装傻?”

“呃……我不是为了帮‘神秘女侠’保持神秘嘛。”江远尘话音中略带戏谑,莫鸢离却没听出,欢快地接受了他的解释。

说话间,几人重又回到客栈内。店小二李白先站在墙壁前,面色苍白地盯着墙上插着的那柄飞刀,见到众人进来又一言不发地躲去了不知哪里,直到晚饭快结束时才出现。

晚饭与葫芦口客栈平日饭食不同,是江远尘做的一席素食。之前董老板所言非虚,这一席四菜虽是全素,但搭配在一起口味却是极佳,让夏成骁与莫鸢离夸赞不已。席间董老板与江远尘谈天说地,夏成骁多数时候只是默默听着,而莫鸢离早在灌下一杯长源酒后就醉得不省人事。

李白先来到桌前的时候,手里端着一份冒着热气的鸡汤,一言不发地放在桌上。夏成骁离得最近,只觉这盛鸡汤的器皿颇为别致,是一长方形的瓷盆,上面画着一对水墨葫芦。但这盆中盛放的鸡汤却与这雅致的容器格格不入,汤面上漂满了亮晶晶的荤油不说,汤中赫然还放着一只完整的鸡头。

那水墨葫芦瓷盆是董老板的心爱之物,一直只当个摆设欣赏,从未拿出来盛过饭食,他见此登时跳起脚来骂道:“要死了要死了,你发什么神经,那么多碗碟你不用,拿我的宝贝出来瞎显什么?还有,以前不是跟你说过,远哥儿是不沾荤腥的,怎么不长记性?”

李白先不答,只是将那鸡汤往夏成骁面前推了推,眼睛直直地看着他,生硬地说道:“夏公子要的东西。”说罢,他有意无意地看了看窗外。董老板碍着夏成骁面子,也不好再说什么,只不耐地摆了摆手,李白先也就势退了下去。

那之后董老板与江远尘都聊了些什么,夏成骁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知道自己从未要过什么鸡汤,这就说明李白先的反常之举必有深意。或许是傍晚时的那场刺杀震动了他,让他改变主意想要告诉自己什么?

夜深人静。满天星斗似无数银珠,密密麻麻镶嵌在深黑色的夜幕上。空中的一轮明月映在江中,随着江水的波纹细碎成片,闪着粼粼光泽。此时正值初春,江边清冷的空气伴着江水拍岸的声音,让人心中格外澄净。夏成骁靠在岸边的一块大石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眼小憩,思忖着晚间之事。从谈吐上可以确认,李白先并非朝经暮史之人,那么他的暗示就不应有什么深层的隐喻,理应往浅显了想。瓷盆上的葫芦,无疑是暗指葫芦谷。盆中盛汤,联系起他临走前有意无意向窗外的那一瞥,很有可能是暗喻这绕谷而流的江水。他是想约见自己在江边暗中见面?如此一来,地点有了,那汤中的鸡头就只能代表约见的时间了。

鸡鸣时在谷口江岸见。

反复推敲过自己的猜测后,夏成骁便不再多想,伴着微凉的江风浅浅睡去。

山谷深处,七岁的小男孩站在秋千上,感受着自己的身体随着秋千高高荡起,听着耳边呼啸的风声,心中兴奋极了。上次大哥哥带他来这里玩之后,他也学着样子让人在自己院中做了一架秋千,可却无论如何也荡不了这么高。

一旁的少年比男孩大个五六岁的样子,他看着男孩雀跃的神情,在满意自己杰作的同时也想更近一步试探自己的潜能。他心中升起一个念头,转头问道:“小金豆儿,想不想飞?”男孩拼命地点头。在他心里,这位大哥哥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他的世界充满了新鲜奇幻感。

“那好,老规矩,我出题,你若能在这秋千摆动十次之内答出来,我就带你飞。”少年允诺道。男孩开心地答应着,自信满满。

“传说汉高祖刘邦曾有意考验韩信,出了这样一道题:有一群士兵,若三人一组列队,则余一人;五人一组,则余三人;七人一组,则余五人。问韩信,这群士兵最少有几人?”少年背诵完题目后,转头看着男孩,说道:“现在开始倒数。十……”

男孩听完题,却没有立即作答,而是不解地问道:“汉高祖刘邦是谁?韩信又是谁?为何我从未在史书中读到过?”

“……”少年一时不知如何作答。缠着师父要题目时,他并未留意这其中的人物,此时倒被男孩问住了。他索性也不去理会男孩的问题,继续倒数道:“七……”

男孩倒也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而是按着少年教给他的方法,拨动着脑海中的算珠,片刻后就给出了答案:“一百又三人!”

此刻少年正倒数到“三”,听了男孩的答案,满意地点了点头,纵身跳到男孩的秋千上,一手搭在男孩肩头,另一手指着对面的星空道:“你选一颗属于自己的星星,我带你飞上去摘下来。”

男孩开心地搓着手,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虽松开了秋千,却仍能稳稳地站在上面迎风摆动。他神色认真地选了好一阵,这才说道:“我选好了。大哥哥,你也选一颗吧?然后我们给自己的星星起个名字,再摘下来送给对方,好不好?”

少年的乐趣并不在此,虽觉得小男孩有些麻烦,却也不忍扫了他的兴,只随口应道:“行,我也选完了。起名字什么的……就叫‘长源’吧。师父说这个世界没出现过祖师爷的名字,那我帮他老人家留名好了。”

“那我的星星叫‘圆镜’。”男孩脸上闪过一丝难过的神情,解释道:“希望我爹和我娘能早日重归旧好,破镜重圆……啊!”

话音未落,男孩就感到自己的身子凌空而起,直直向上飞去。少年一手揽着他的腰,一手轻轻划动着,仿佛在掌控着方向。男孩只觉得自己离天空越来越近,那一颗颗星星也越发明亮起来。他低头看去,方才所处的山谷已经离得很远,依稀可以看到一大一小两片山谷连在一起,像极了葫芦的形状。谷口的那条江水,在夜色中宛如一条黑色的丝带,绕着山谷潺潺而流。有时江水流得急了,还会涌入那窄小的谷口,似是有仙人在往酒葫芦里灌酒一般。

再抬头看时,少年已放慢了速度,男孩清楚地看到两人周身逐渐被越来越多的星星围绕着。少年缓缓伸出手去,将手掌置于一颗星星下方,轻轻一握,然后把拳头伸到了男孩眼前。男孩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拳头,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少年仅是将拳头松了松,就有些许光束从他的指缝中透出。待他将手掌全部摊开时,那光束则越发耀眼,透亮的银白色中间夹带着一丝柔和的淡蓝,映得二人脸上光影斑驳。在那光束聚集之处,一颗晶莹剔透的星星静静地躺在少年的手掌中。

男孩小心翼翼地伸出双手,将少年赠与的星星放在自己贴身的口袋里,又将自己还在地面时就选好的那颗星星轻轻摘了下来,回赠给大哥哥。待二人回到地面的时候,男孩还不忘记抬头去确认,看到方才挂着长源星与圆镜星的位置现在空空如也,他心满意足地笑了。

夏成骁醒来的时候,夜色仍深。

儿时的那段奇遇他从未对任何人讲起过,其中究竟有几分真实几分虚幻,他自己也没有搞清。每每在夜晚抬头看见“长源”与“圆镜”的两颗星明亮地挂在空中时,他都会怀疑那少年不过是自己因太过寂寞而想象出来的伙伴。然而每当自己运用起那人教给自己的心算秘法并屡显奇效时,他却又不得不相信那场相逢是真实存在过的。

在那次奇幻的摘星之旅后,他就再未收到过那位亦师亦友的大哥哥任何消息。年幼的他为此偷偷伤心了很久,但最终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在那之后,他一直牢记那少年教与他的技艺和鼓励他的话语,但那些光怪陆离的场景都被他埋藏在了记忆深处,久未触及。

直到方才在梦中重现儿时的经历,夏成骁才惊骇地发现,自己所处之地竟然就是记忆中的那个山谷。而长源这个名字……长源酒他早有耳闻,甚至白日里董老板提及这酒便产于此地时他也仍未特别在意,然而此刻想起,却再难相信这重名只是巧合。他的脑中突然浮现出江远尘那张俊美的脸,心中的猜测一旦升起后就挥之不去,恨不能马上跑进客栈去找答案。

他心中思绪万千,再难入睡,不知不觉就待到了破晓鸡鸣时。

然而李白先却并未如愿出现。

夏成骁隐隐生出几分不安,在江边又稍等了片刻,就起身回往客栈。

延伸阅读

女颐堂产后健康管理加盟  http://www.travistigerprograd.com/p6o8.shtml
女颐堂产后健康管理中心,总部坐落于美丽的泉城济南,公司在山东省亚健康防控协会等相关部

丰蒂珠宝加盟  http://www.travistigerprograd.com/brcr.shtml
丰蒂珠宝加盟详情FertiJewelry丰蒂珠宝钻饰以时尚潮流的设计见称,主要用18

幸花玩具加盟  http://www.travistigerprograd.com/6h1d.shtml
富裕塑料创立于1991年,旗下自主品牌“幸花”,于2004年通过增引外资,正式更名为

贝新迪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travistigerprograd.com/pann.shtml
杭州贝新迪皮革护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是仅为品皮具提供护理服务的导师,作为意大

雅居仕液态壁纸加盟  http://www.travistigerprograd.com/ilf.shtml
凭借先进的生产设备、成熟的生产工艺、齐全的检测手段、严谨有效的质量保障体系以及合理的

同庆和加盟  http://www.travistigerprograd.com/gymd.shtml
天津贵金属交易所(以下简称交易所)是根据国务院关于《推进滨海新区开发开放有关问题的意

瑞鸿加盟  http://www.travistigerprograd.com/npe9.shtml
瑞鸿养生保健品是昆明市官渡区瑞鸿中药材经营部经销食品,总部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新螺

天地情情侣酒店加盟  http://www.travistigerprograd.com/6dot.shtml
天地情依托自身在情趣主题酒店方面的独特优势,结合“物联网”及“大数据”分析技术,在传

友卉机械加盟  http://www.travistigerprograd.com/pg5d.shtml
东莞市友卉机械有限公司位于中国机械制造业名城东莞,是弹簧机械生产厂家,主要产品有压簧

木西子加盟  http://www.travistigerprograd.com/du9v.shtml
木西子渔具是台钓竿、海竿、溪流竿、抄网、支架、鱼漂、鱼线、各种渔具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三章我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名和利啊什么东西......挥挥袖莫回头,饮酒作乐是时候……“啊~~~~”刚走到大灶房的地界,走路从来不看路的绯歌直接一脚踩进了坑里,然后整个人向前扑了出去。紧接着‘噗通’一声落到地上,激起一片尘土飞扬。!!!!“......”听到声音大灶众人毕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方向

  • 三界之城市猎人在线阅读天王来电

    “你怎么突然想赚钱了?”莫心妍端着咖啡,一脸好奇的问道,至于那个觉醒检测剂的检测结果,陈仡自然不是什么觉醒者,他的变化都来自于自己的金手指。陈仡也不想骗她,但也不能说实话,只能尴尬的笑着。“你是不是觉得你配不上我,或者害怕我爸妈看不上你?”还别说陈仡之前真有这种想法,毕竟莫心妍家境确实比自己好多了。

  • 桃李满园春在线阅读秦颂

    新鲜多汁的血肉就在眼前,丧尸群发出震耳的嘶吼,有些个儿高的走得快,赶着往前奔,又被尸群推搡往后,于是面对食物的诱惑,饥饿的丧尸们发生了严重的踩踏事件。丧尸群越来越近,握着小黑球的游小仙两股战战,而曲梵则侧着身子坐在副驾驶座上看好戏。他家宝贝把能量变成一颗药丸大小的固体握在手上,比他第一次不知道强了多

  • 炼狱先生只想当人关系户

    短暂分神,初宁重拾专注。她迅速浏览项目,很快有了第一判断。关玉问:“看上哪个了?”初凝手指点了两个,“还不错。”一个是路政工程,一个是光纤电缆相关,盈利空间有限,但稳妥保守,也是初宁擅长的项目。关玉给她蓄满清茶,“最后那个也蛮好的啊,听名字就高端。”指的正是C航那项。初宁语气轻飘飘,态度倒是果决:“

  • 怀念那逝去的青春之新的时代

    徐龙按着鼠标将网页往下拉,我们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我知道你们现在很激动也很困惑,没错,你们所想的是对的,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们这一切都是真的,异能是存在的,并且以后会有更多的人觉醒出各种各样的异能。大家应该还记得昨晚的银色光球吧,那是改善我们体质的能量,它使我们拥有了吸收灵气的能力,相信大家都

  • 【综文豪野犬】来一个春卷吗?在线阅读月儿

    次日,萧霜起了个大早,因为大夫人早早便着人通传今日周妈妈要过来教她进宫的规矩。萧霜内心叹了口气,哪里还需要学习呢,前世在东宫的那几年,她谨小慎微,旁的没学会,这宫里的规矩是万万不敢出半点差错的。周妈妈是以前在跟着老太太在宫里生活过的,这次专门被老太太请回来教教府里姑娘的规矩和功课,一向为人严肃,一碗

  • 温柔只给意中人在线阅读第十章

    我拿着老大给的那笔酬金,开了一个小小的洋行,专门托人从国外给我进一批雪花膏类的化妆品。再收点利润把它们买给S市的分销商。一开始,店面很小,人手也不够。我又当运货工人,又当理帐先生,一个人做几个人的工,忙得连吃饭时间都快没有,回到家后就累得呼呼大睡。玫瑰坐在床边替我按着肩,看着我眼底深深的青影,脸上都

  • 花开不是春之第九章

    我不清楚那天中午的下半场发生了什么事,尽管很想八卦一下,但看到尹沉澜如同南极冰川一样酷寒的脸色,我不由得把要问的话咽了下去,装作“今天阳光明媚风和日丽八卦什么的我才不关心呢”。然而第二天,我就听说那位带头找女主麻烦的女生被退学了。我对此感到十分意外:原来冲冠一怒为红颜这种事真的存在!尹沉澜和女主果然

  • 无敌学生俏校花似曾相识,原来是你

    那天,阳春三月的阳光格外温暖,而你的笑就像这阳光,忽然就照进了我的心里,满满都是香甜的味道。迅速稳住自己的身体,一把拽住向后倒去的软软的小身子的林墨念,还未惊觉他这一撞一拽已经闯了大祸,虽然他不是事情的罪魁祸首,但在陆荫荫心里已经被打上了第一事故责任人的标签。从此让他从高冷男神范一下子跌落神坛,开启

  • 西游:开局被西王母追杀在线阅读来自黑暗的造访

    “梅林!”克里斯从梦中惊醒过来,睁大双眼,环顾四周,借着窗外洒进来的月光,他发现自己依然是在度假村的房间里,但是床上少了个人,他的妻子,也许是在洗手间,然而洗手间里并没有灯火。“梅林?”克里斯有些担心,在房间里喊了几声,没有听到回应。他下了床,匆匆拿过一件挂在衣橱外的格子衫和一条牛仔裤穿上,然后走去